现代研究表明,雷丸抗肿瘤的主要物质基础为雷丸蛋白酶【1,4,5】和雷丸多糖【6,8-12】,其抗肿瘤作用是通过多种机理共同作用达到的。

1、细胞毒作用,直接杀灭肿瘤细胞  姚永华,马惠芳【1】研究了雷丸蛋白酶对小鼠S180肉瘤实体瘤的抑制作用,三次平行试验均显示出肯定的抑瘤效果,雷丸蛋白酶不同剂量对S180肉瘤实体瘤的抑制效果在33.3%~69.3%之间。陈宜涛,林美爱等【4】研究表明,雷丸菌丝蛋白对小鼠H22实体瘤表现出明确的抑制作用且反应出一定的量效关系,高剂量组抑瘤率可达36.4%。颜明玉,何惠民等【3】研究了雷丸提取物(OLS)与吡喹酮合用对小鼠U14腹水瘤的作用。结果表明,雷丸提取液单独腹腔注射可使转移性U14腹水瘤小鼠生存期延长81%;而雷丸提取液与吡喹酮联合应用则使荷瘤小鼠的生命延长率高达182%。解剖观察OLS治疗后的鼠腹腔,腹水明显减少,癌细胞有明显的变性、坏死,在观察的生存期内,解剖未见各脏器有癌转移。

2、诱导肿瘤细胞凋亡作用,加速已经形成的肿瘤细胞老化、死亡  陈宜涛,陆群英等【5】研究表明,雷丸提取液能够诱导胃粘膜癌变细胞MC-4凋亡,并表现出一定的量效关系。

3、提高机体免疫力,激活巨噬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的活性,增强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识别和吞噬,达到杀灭肿瘤和抑制肿瘤转移的作用。

研究表明,雷丸多糖化学结构是以β-(1→3)葡萄糖为主链,带有16 支链的葡萄聚糖【8-9】。经小鼠试验发现大部分多糖均有抗肿瘤作用,目前认为以β- (1→3)葡聚糖占优势的多糖具有明显的抗肿瘤活性【21】。这种多糖不仅具有抗炎及免疫刺激作用,增强机体免疫能力,在体外尚可直接杀灭肿瘤细胞,而对正常动物细胞无杀伤作用,这是其与其它细胞毒性抗肿瘤药物相比具有优势的地方之一。β-葡聚糖的抗肿瘤作用与免疫作用密切相关【13-18】,多糖体可促进细胞激素IL-1及IL-2的分泌,而达到T细胞数目与功能增进的作用,也可增强自然杀伤细胞的分化,借此增强身体内的自然杀伤细胞和巨噬细胞直接攻击不正常肿瘤细胞的能力,达到防癌抗癌的功效。β-葡聚糖能促进LAK、自然杀伤细胞(NK)活性,诱导巨噬细胞产生肿瘤坏死因子,具有宿主介导抗肿瘤活性。

有学者研究表明β-葡聚糖可以通过激活巨噬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的活性来达到抑制肿瘤转移的作用。另有学者研究表明【20】,支链对β-(1→3)葡聚糖的免疫活性也有较大影响,支链丰度高者活性高,如高度支

链化的OL-2雷丸菌多糖与中度支链化的裂褶菌多糖相比其免疫活性有差异,OL-2 不仅能诱导IL-1 受体拮抗物(IL-1ra)基因表达,还能刺激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分泌IL-1α、IL-1β、IL-6、TNF-α、粒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的mRNA;而裂褶菌多糖只能诱导IL-1α、TNF-αmRNA 合成,对肝、脾细胞的诱导也有差异。在显微镜下可观察到S180腹水瘤细胞在糙皮侧耳多糖(主含β-葡聚糖)的作用下,细胞逐渐膨胀,细胞膜上形成一些小泡状凸起,在lh内完全破碎,对脾、肝脏、肾、胸腺等细胞没有作用,细胞完好无损。

刘经平,刘力【2】研究发现,雷丸注射液皮下注射可明显抑制移植性小鼠S180腹水瘤和实体瘤,而以对实体瘤的抑制作用更为显著,抑制率可高达85.2%~88%。雷丸提取液小鼠S180实体瘤试验中,肿瘤组织切片的光镜观察表明,治疗组小鼠瘤块内大部分为白细胞、巨噬细胞及MGC(多核巨细胞)浸润,大部分肉瘤细胞已经消失,仅剩下残余的肉瘤细胞小团或小索。治疗10天的6只小鼠整个瘤块内未见肉瘤细胞,全部为白细胞、巨噬细胞及MGC浸润。

根据治疗组小白鼠瘤块组织切片的光镜观察,未见肉瘤细胞的瘤块内全部为白细胞(以淋巴细胞为最多)、巨噬细胞及MGC所浸润,有的瘤块内可见残余的肉瘤细胞小团或小索为上述细胞浸润所包围,此外还可见一系列上述细胞退变解体的组织学改变及单核一巨噬细胞伸出伪足作变形运动的形态。

因此认为,雷丸注射液对小白鼠S180的抗肿瘤效果,可能是增强了小白鼠机体的免疫功能及防御功能有关。

2012年09月13日

雷丸片3大作用机制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